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节能炉具专委会支持  
中国炉具网联系电话

河北“退补”风波再起 分三年逐步取消清洁取暖运行补贴

中国炉具网-炉具行业门户丨综合服务平台    2019-12-09    作者:朱妍     来源:中国能源报     浏览:693

        “现行气代煤、电代煤三年运行补贴政策到期后,参照省做法,市级采取逐年退坡方式给予补助,第一年退坡50%,第二年退坡至25%,第三年市级不再补助,各(县、区)可结合实际制定具体运行补贴办法”——近日,记者获悉一份由河北唐山气代煤电代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的《关于农村地区清洁取暖财政补助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》,针对“退补”作出如上表述。

        出于治理劣质散煤、减轻用户负担等现实需要,补贴对清洁取暖的实施至关重要。而据现行政策,地方补贴时效基本均为3年,到期接续问题因此备受关注。记者进一步了解到,退补不是唐山一地的计划,而是将波及河北全省。换言之,首批完成改造的用户,从明年起就将逐步面临退补,河北也将成为率先取消地方补贴的省份。

        相比过去烧散煤,气代煤、电代煤的成本上涨,加重用户经济负担是不争事实。一旦取消补贴,用户可否承受?就在2个月前,生态环境部公开表态,“要加大清洁取暖资金投入,保障补贴资金及时足额发放”。河北反倒计划退补,原因何在?

        分三年逐步取消清洁取暖运行补贴

        根据河北省气代煤电代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的《河北省2018年冬季清洁取暖工作方案》,完成清洁取暖改造的用户,主要享受设备购置、运行两项补贴。除中央财政划拨的资金外,其余部分由地方自行承担。

        针对运行部分,补贴由省、市、县各承担1/3。按照上述方案,给予采暖居民用气0.8元/立方米的补贴,一个采暖季每户最高补贴气量1200立方米、金额960元;给予采暖居民用电0.12元/千瓦时补贴,每户最高不超过1万千瓦时、1200元。尽管2019年度方案没有对外公开,但据多位当地人士证实,运行补贴仍参照2018年标准,这也是下一步涉及退补的部分。

        一位熟悉情况的业内人士田某告诉记者,目前暂时只有唐山公开下发红头文件,但退补覆盖全省。“省里退补信号明确,各地可根据实际情况,自行制定市、县级政策,公开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        随后,记者以用户身份致电石家庄市双代办,工作人员同样证实:从完成改造当年算起,补贴时限为3年,第4年开始依次降至50%、25%,直至彻底取消。“比如,你是2017年完成气代煤的用户,2019-2020年采暖季仍可享受最高960元的气价补贴。明年最高补贴480元、第5年再降一半,直到第6年就没有了。并非石家庄一地这样做,我们也是根据省级政策,至少现阶段政策如此。以后会不会再有调整,要看实际情况。”

        以石家庄为例,记者还发现,补贴其实已发生过一次下调。当地政府曾在去年7月下发《关于调整2018年农村地区清洁取暖财政补助政策的通知》表示,2018年采暖季内,给予居民用气1.4元/立方米补贴,每户最高补助1680元,省、市、县级分别承担320元、900元及460元。按冀代煤办〔2018〕30号文件执行,2019、2020年度的用气补贴标准降至0.8元/立方米,每户最高补助960元。“全市现有接近100万用户,说实话地方补助力度已经非常大了。”上述双代办人士称。

        退补主要是出于地方财政压力过大

        就在10月中旬接受记者采访时,生态环保部相关负责人明确表态,“要加大清洁取暖资金投入,保障补贴资金及时足额发放”。河北率先“反转”,多位业内人士认为,主要是因地方财政压力过大。

        “压力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。政策虽然提出,各县、区可结合实际制定具体运行补贴办法,但越到县一级、财政负担就越重。”田某告诉记者。

        既要承担清洁取暖任务,同时也面临自身压力——记者进一步了解到,上述情况不止发生在河北。统计显示,仅在2017-2018年,北方各级地方财政已投入555多亿元,用于各项清洁取暖补贴,该额度是中央财政投入的2.8倍。

        “相比京津冀地区,山西、陕西和黑龙江的地方财政收入、公共预算及农户可支配性收入更低,意味着清洁取暖用户可负担的成本较少,资金缺口和补贴压力较大。”在多次实地调研中,北京化工大学生物质能源与环境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刘广青发现,类似情况比比皆是。

        以山西为例,当地2017年农村居民平均人均可支配收入约为10788元,这一水平在北京的1/2左右、与河北水平相当。“然而,山西补贴力度与北京接近,甚至略高于河北。”刘广青表示,由于大多采用事后补贴模式,部分地区出现未能完全兑现补贴的现象,还有部分设备供货企业被迫拖欠货款。

        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公共财政与投资研究室主任宋玲玲证实,清洁取暖补贴以地方财政为主,但多数城市正面临较大压力。“比如,首批12个试点城市,运行补贴支出占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比例在0.03%-1.46%,平均达到0.52%。按照3年示范期内完成所有改造任务来算,在继续沿用当前补贴标准的情况下,其支出将占到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0.11%-4.72%,平均增至1.51%。”

        “部分地区还存在配套资金到位率低的情况。比如首批12个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试点城市,2017年度平均地方补贴资金到位率仅为65.35%。由此也能看出,地方财政压力普遍偏高。”宋玲玲称。

        科学退补谨防出现散煤复烧风险

        持续补贴,给地方财政带来负担。但取消补贴,也伴随着极大的“返煤”风险。

        “目前,就改造情况较好、未出现返煤的地区来看,基本都是自身经济状况相对较好的地区。特别是在不少农村,居民收入本就有限,若再失去补贴支持,很难拿出多余的钱去负担清洁取暖。比如汾渭平原,煤炭更容易获取、价格也比较低,没有强力的政策推进、资金保障,清洁取暖更是难上加难。”环境规划院大气环境规划部研究员陈潇君认为,过早减少或取消补贴,将导致清洁取暖工作难以持续。

        煤炭规划设计研究院战略规划院副总工程师任世华也称,在所有成本中,用户最看重补贴之后的实际花费,即自己要掏多少钱。“从现行采暖支出占当地可支配收入的比例来看,农村约在2.55%-8.92%,天气越冷、经济越弱的地区,该比例越高。以平均值4%计算,即便是到2020年,只有北京、天津、内蒙古等少数地区的农村用户,可承担取暖成本增长。况且,能不能承受、愿不愿意承受也是两码事。若没了补贴,实施更加困难。”

        事实上,地方自身也承担着极大“返煤”压力。记者近日获悉一份《河北省冬季清洁取暖散煤复燃责任追究实施意见》,这是由河北省委、省政府环境保护督察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的内部文件,详细列举了近20项追责情形。其中,小到1个行政村,发现5户以下散煤复燃,由乡镇党委政府对该村进行约谈;大到1个县,发现5个或三分之一以上乡镇,每个乡镇3个村以上、每村5户以上出现返煤,将由省有关部门出面,对相关负责人进行追责问责。

        “在保障基本民生需求的基础上,建议循序渐进退出补贴。”宋玲玲同时表示,按照“受益原则”,谁受益、谁承担,受益越多、承担越多。角色虽有不同,但政府、居民和企业均是分担主体,不应将成本压力过多集中在某一方身上。

延伸阅读>>>

        为助力农村清洁取暖工作和改善城乡人居环境,2020第十四届中国农村清洁取暖博览会暨2020城乡人居环境博览会(简称:2020暖博会)将于2020年3月21-23日在河北廊坊国际会展中心召开,暖博会由农业农村部农业生态与资源保护总站、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指导,中国炉具网主办,经过连续13届成功举办,已成为北方农村清洁取暖最专业、最权威的展会之一。面向城镇、聚焦农村、服务农村,是暖博会的独有特色。

版权保护声明:炉具网选发有优质传播价值的内容,可能会做部分删节 修改。我们极其尊重优质原创内容的版权,如所选内容未能联系到原文作者本人,请作者和chinaluju@126.com联系。

更多行业资讯,请扫描添加 中国炉具网 公众号

行业动态   企业动态   政策法规   专题报道   视频动态   品牌商城   炉博会   技术标准   技术论文   安装维护   产品选购